当前位置:首页 >> 全部文章

刘钰佳末代皇帝的后妃们祥贵人谭玉龄的死亡之谜-历史戏说 In 全部文章 @2019年04月05日

刘钰佳末代皇帝的后妃们祥贵人谭玉龄的死亡之谜-历史戏说

刘钰佳1937年的伪满洲国,溥仪因对婉容不满并将其打入冷宫,为了有一个必不可少的摆设和玩物,由亲属介绍当时正在北京中学读书的谭玉龄来到长春与溥仪结婚,住在缉熙楼楼下西侧。溥仪封她为祥贵人,当时溥仪32岁,谭玉龄17岁。谭玉龄入宫后与溥仪的关系很好,深受宠爱。

谭玉玲出身满族贵族,原姓他他拉氏,辛亥革命后按“音转”关系改姓谭。按祖制规定,清朝皇帝的妻妾分为皇后、皇贵妃、贵妃、妃、嫔、贵人、常在、答应等八级。玉玲被“册封”为“祥贵人”,是皇帝的第六等妻子。谭玉玲进宫后,溥仪立命腾出原为召见室的缉熙楼一楼西侧几个房间归她使用。溥仪很喜欢摄影,有人曾根据宫中散落的照片进行统计。据说数千张照片中,皇后婉容露脸的只有8张,而谭玉玲的却有33张之多,可见溥仪爱情之所在。溥仪确实很喜欢谭玉玲,直到这位皇帝成为公民后,还将玉玲的照片贴身携带。

1942年8月13日,谭玉玲患病,经过治疗没有好转,“帝室御用挂”吉冈安直叫来当时长春市市立医院的院长-----日本医生小野寺为她治疗,猝然去世,年仅22岁。她的死,在当时就是一个谜。
据溥仪身边的内侍回忆:“大约在一九四二年秋天,谭玉龄偶然得了一次并不算很重的感冒,后来看了几次也没好。溥仪于是亲自派去了他的两名贴身御医为其诊治,一名是他的贴身侍医佟阔泉,一名是徐思允,这两人,都是当时宫中最有名的中医大夫。我清楚地记得,当时溥仪首先叫佟阔泉和徐思允两人一起商量诊脉开药方,然后,经过溥仪亲自在药方子上修改、增减,再派人去抓药给谭玉龄煎服。我对药理一点儿也不懂,不知道溥仪的这种“中和”方法对治疗谭玉龄的病症,究竟利弊效果如何。只是,谭玉龄的病总是始终未见一点儿好转。后来,溥仪在束手无策的情况下,只好通过黄子正又找来了伪满新京市医院的一位日本西医给她治疗。当时,我们几个按照溥仪的“旨意”,参加了在谭玉龄居住的寝室外屋的轮流值班。”
上图为伪满皇宫中谭玉龄卧室
“一天夜里,忽然日本关东军中将参谋、伪满帝室御用挂——吉冈安直,来到了宫内府候见室。他让门口的传达人员毛永惠马上告知溥仪,立即找正在给谭玉龄治疗的日本医生,去候见室与他会见。于是,那个日本医生中断了治疗,去候见室里与吉冈谈了许久。谈话内容,当然无人知晓。之后,那个日本医生又回到了内廷,走进谭玉龄的居室,继续为她治疗,但他已经没有了原来的那种紧张的神态了。
过了一会儿,谭玉龄由于尿液排不出去,感到异常难受。于是,那个日本医生提出要给谭玉龄导尿,大概是因为这样做要接触谭玉龄的身体尤其是下部,作为一个“皇后”,“皇上”怎么能够同意如此的做法呢?溥仪考虑后,表示坚决不同意。在这之后,谭玉龄的病情越来越重,后来就渐渐听不到她说话的一点儿声音了。后半夜,我们正默默地站在她的床前,只见谭玉龄突然长长地出了一口气,那张周正的脸稍稍歪向了一侧,谭玉龄就这样默默地与世长辞了。”

而溥仪则始终认为是日本人害死了谭玉玲,这一点溥仪后来远东军事法庭受审时出来举证是说出了自己的心声:对于谭玉玲的离世,他一直不说,忍在心中,不露声色。一直到1946年8月19日,溥仪在日本东京国际军事法庭上第二次出庭做证时才说出来。他当时讲着讲着,突然脸上现出了悲哀的神色,语调也缓和了下来,顿了一下,悲愤地说:“我的爱妻被吉冈中将害死了”。他指的爱妻就是谭玉玲。溥仪说:“我的妻子当时二十三岁,我俩非常和睦,她常常对我说,如今不得已,只好忍耐,等到自由的日子到来,再从日本人手中收回满洲。然而,她竟被日本人害死了!”溥仪讲到这里的时候,语调已从悲哀转为了愤怒,他用手连续地击着台子,吼叫着:“我知道是谁干的,就是吉冈中将。”溥仪的这番话震惊四座。
祥贵人谭玉玲的丧礼极为隆重,整个长春市无人不晓。溥仪始终把谭玉玲的照片藏在皮夹子里贴身保存着。1967年末代皇帝走完了他传奇的一生,骨灰安放在八宝山,生前,溥仪有意把谭玉玲的骨灰与自己死后合葬,但当时的环境无法使谭玉玲同溥仪安放在一起。2006年9月2日,根据溥仪生前的遗愿,爱新觉罗的族人将存放在长春伪满皇宫的谭玉玲的骨灰领回,将与溥仪合葬在河北易县华龙皇家陵园,末代皇妃谭玉玲终于与阔别64年的丈夫(末代皇帝溥仪)长眠在一起了。
关于谭玉龄的死,至今还是个谜。
原创文章,未经同意,不得转载!看官们如果喜欢可订阅本头条号。

浏览 : 151
上一篇: 下一篇: